从“破包袱”到名画再现 “故宫男神”讲述修文

时间:2019-09-08

  港媒称,还记得红极一时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吗?曾在片中出镜、被誉为“故宫男神”的古书画修复专家杨泽华近日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开讲,为现场观众带来了“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及在故宫博物院的发展”主题讲座。

  据香港大公网9月3日报道,杨泽华还带来了文物图片和案例,分享中国书画装裱修复工序技艺,讲述古老文物的背后故事。

  当天讲座上,杨泽华用曾经修复过的代表书画深入地为观众介绍了中国书画装裱修复工序技艺。

  2015年,杨泽华接到任务艰巨的董诰《花卉贴落》,这是清代画家董诰的一幅超大尺寸的绢本质地绘画作品。送来的时候“就是一个破包袱”,画幅被纵向多次折叠后再横向对折,折叠处产生大量碎片,且作品缺失多处、破损情况非常严重。

  修复的难题在于,要将这些糟朽的碎片逐一找到原始的位置并将画幅拼接完整,且原本碎片在拼对过程中极易再次碎裂。另外,超大的尺幅也使得在翻转等工序操作上有很大难度。

  拼接碎片的过程中,杨泽华带着团队首先将碎片临时加固,并把周边轮廓刮得清晰后再去“配对”,为碎片找到准确位置做好准备。“当时我们团队每天上班的任务,就是拿着碎片围着这幅画转圈,眼睛看累了、找不到了,就换下一个人来。每当找到一个正确的位置的时候,就特别开心,那种喜悦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

  此外,《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等古书画都是从残存的碎片,经由修复团队修复后形成了完整的画面,前后对比效果震撼。

  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保护技术人员杨泽华在午饭后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他说,修复工作要求精力高度集中,他们都有自我放松的方法。(新华社)

  他表示:“做古书画修复为什么有挑战性,因为每件书画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你的经验有可能碰到这张画的时候,根本不够用。别人看我们的工作会觉得很枯燥,但是我们觉得,每天和文物打交道,也面对和解决新的挑战,这就是古书画修复的魅力。”

  报道称,杨泽华在谈到修复工具时如数家珍。他说,书画修复的工作案台选择红色,“红色一般用于警示作用,因为红色穿透力是最强的。书画作品的破损情况,放在红色案台上就会一目了然。”

  这个红色案台也叫“大漆案子”,需在高温、高湿、无尘的环境下才能制作,一遍遍干透后再刷漆,累计要刷十多遍,最后再一遍遍打磨和抛光,甚至需要用手在上面蹭,直至和镜面一样亮。如此复杂的工艺,与书画修复的需求息息相关。

  书画放在大漆案台上时,由于特别的制作工艺,产生的静电可以把书画吸附在案台上,这样在修复过程中,书画就不会来回挪动,保证了修复工作的正常进行。

  然而因为制作繁杂,对漆过敏的人众多,自古就有俗语戏称这是“贵贱不干”的工种。“漆器也面临传承的问题,现在更少人愿意去学习和制作大漆案子了。”杨泽华说。

  裁尺、竹起子、针锥……杨泽华介绍了很多书画修复时需要用到的小工具。“像裁尺,中间是老木头,两面是竹子条。老木头耐用,竹子光滑适合用刀裁剪。我们现在还是在用传统裁尺的制作方法。”杨泽华介绍:“这些工具看起来简单,承载的却是古人的智慧。”

  杨泽华笑称,他们这行都有着“不轻的职业病”,连去旅游也会特别留心河边有没有适合的石头,是否可以拿回来做修复工具。

  讲座中,杨泽华还为观众展示了一幅故宫博物院书画装裱传承谱系表,其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古书画技艺在故宫博物院的传承关係。

  “在过去,传统手工艺的老师傅们文化水准不太高,许多工艺原理并不一定能够知道,所以不太可能用教科书式的课堂讲授来进行传授。”杨泽华表示,很多专家当初也是靠师傅的口传身教来学习,一边干一边学。

  同其他古老的手工艺一样,书画装裱也是用这种方式来进行传承的。“从表像上看,书画装裱修复只是对‘有形’的物体进行了修复,但如果我们能够对‘传’与‘承’进行解读,不难发现传承中‘无形’的东西,那是人类智慧的闪光,传承的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杨泽华说。

  文物修复对杨泽华而言,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一份保护文物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参考消息网1月9日报道 北京故宫,这个自1420年建成、至2020年即将拥有600年历史的皇家宫殿,承载了厚重的文化和历史,帝王将相、皇后嫔妃随朝代更迭而变迁,最终堕入历史的漩涡。然而一部独辟蹊径、以文创互动形式呈现的电视节目《上新了,故宫》,让故宫那些静默的文物真正活过来,走进了千家万户的视野。

  故宫中文物琳琅耀目,见证古人匠心工艺。而今国力日盛,传统文化却搁置高台,很多年轻人求学西方,对中国历史的脉络和细节却鲜少问津;再加上信息时代,1183图库彩图多数人急功近利,造成浮躁的心理,很难沉下心把事情做深做细。《上新了,故宫》这档节目通过以新带旧、以旧创新的模式,亮相以来深受年轻观众的喜爱。

  此前,纪录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展现了故宫新貌和文物的维修,这里的时光因历史的沉淀而凝重,工作人员悉心修复文物的状态让所有人感动,时间仿佛在这儿止步。以这种慢速来对抗快节奏生活状态,是对观众心灵的另一种“修复”。

  《上新了,故宫》则把综艺节目移步实景,让新一代年轻演员周一围和邓伦带领不同的演员嘉宾一起探寻故宫掩藏在历史深处的记忆,再由文创人员或高校学生参与其中,将故宫灵感带入到创意产品的设计和开发中,相信比起说教的科教片,观众更愿意看到这种充满青春活力的新颖形式。

  提到故宫,离不开一个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他在每集节目中都有亮相,给嘉宾们布置任务,也正是他在节目中提出:新与故,才能共同创造出永恒。

  6月11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毓庆宫内介绍其修缮状况。新华社记者王婧嫱摄

  单院长是第一个走遍故宫9000个房间的人,5个月时间,他的布鞋穿破了20余双,捡了1000多个烟头,为故宫屋顶除草、捡垃圾,使这方天地催生出新的生命力。单院长的努力,使很多故宫的元素和人不再深锁于历史樊笼和匣箧之中,而是走出红墙与百姓见面,让那些尘封的记忆化身文创产品,直击百姓生活。这种让文物接地气、换新颜的做法,让更多年轻人了解了国家文化的底蕴和内涵。

  在各类宫廷剧中屡屡亮相的蔡少芬、宁静、邬君梅等演员现身节目当中,把自己对历史人物的理解加入到寻访文物的过程中去,以点带面、以动唤静,将厚重的文化通过娱乐化的方式传授给更多青年人。

  印刷物和电视机带给人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波兹曼在他的《娱乐至死》中引用加弗里尔·萨洛蒙的“看照片只需要能辨认,看文字却需要能理解”这句话,指出媒介试图通过图像形式让人们疏于思考的实质,那些脱离文字而投身于现下层出不穷互联网节目中的年轻人,不就是“疏于思考”的新生一代吗?

  更多人把现在很多缺乏思考和文化代入感的娱乐节目称为毫无营养的快餐型节目,看完就看完了,不能走长走远。中国的综艺节目如果仅是模仿国外节目,毫无文化立场或无法带动观众脑力运转,充其量只是“四不像”和“模仿秀”。从这点而言,《上新了,故宫》紧紧结合传统文化与现代思维,使之撞击出创意的火花,不仅带动文创产业,而且让年轻人关注文化根脉,深入历史的细枝末节,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每期节目中,都有不同的主题。而每个主题由演员的询问和寻找来展现尘封历史,故宫工作人员的现身介绍,使史实更添真实和细节。

  比如,“上天入地”是指“畅音阁”戏台的三层式布局的合理性,古人虽无现代化工业式的科技创新,但其机关玄妙之处,在于通过材质和建筑的合理化搭配、设计,使传统的表演形式得以新貌示人。无论台上的活动天梯、活动天花板,还是三楼的人工轴轮,台底下的喷水池、聚音井,都把几百年前先人的智慧展露无遗。所谓的“上天入地”,其实是把戏曲文化中的精髓通过舞台装置技术来加以呈现,这种独创性凝结了先人在实践活动中不断摸索和开拓的想法,也是现在的年轻人应该继承和发扬的。

  虽然先人早已湮灭于历史鸿流之中,但他们的智慧和品格却通由建筑、工艺、文物留存下来,通过红色缂丝云龙男蟒戏服上的细致工艺,用五倍放大镜看清的细密织造工艺,令自认为已立于科技尖端的我们赧颜咋舌;乾隆皇帝喜竹,竹香馆位置处于宫中僻静处,走廊设计狭窄、仅容一人通过。专家由此推测出乾隆皇帝对宫中开阔畅悠的倦怠,有意设计出这般逼仄通道,以使自己获得捉迷藏般的童趣。可见自古以来,人对于物、境的需求就未曾断绝。

  倦勤斋里那些用金丝楠木制成的竹的形状、3D手绘紫藤萝天花板、小戏台,都体现了主人内心深处的意愿和想法。而从那些门廊故意设计成镜子的模样,以及《乾隆帝是一是二图轴》中看到的,却是乾隆时常自我观照的用心和习惯。那园林设计中,或许体现了乾隆六下江南、对江南独具欢喜之情的心绪,也让更多人见识到皇家园林的妙趣和玄机所在。这是百多年前的创意和写照,那么当今的创意和写照又躲藏在何处呢?是否值得我们去一探究竟?

  这也是节目当中所提到的“工匠”艺术,它是整个中华民族赖以发展的文化之根本,也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崇尚和践行的品质。古人尚且可以制作出如此繁复、令人咋舌的工艺,为什么现代人却不可以?节目中那些文创产品的设计,贴合了年轻人的特点,也符合大众审美情趣,最关键的是,这些产品投放市场,在经济效益上立马见效,这使那些从事文创工作的年轻朋友有更多机会接近成功。以民族性、文化性、原创性来打造我们自己的商品。

  《上新了,故宫》虽然即将收官,但节目的播出显然唤醒了更多年轻人对祖国文化的热爱,也使民族文化遗留下来的瑰宝通过全新形式得以展现,吸引更多人的关注。相信这档节目以新带故、一举两得,会让传统历久弥新,让创新带动发展,让更多人爱上祖国的艺术。(文/范典)

  参考消息网6月3日报道俄媒称,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新闻处近日发布消息称,截止到当地时间5月30日,该博物馆举办的中国故宫博物院藏珍品展共接待超过12万人。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31日报道,消息中称:“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中国故宫博物院藏珍品展已经结束,展期为3月15日至5月30日。访客人数达到120174人。”

  此外,博物馆管理部门发现访客对与中国文化有关的展览项目非常有兴趣。据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馆长加加林娜称,中国故宫博物院藏珍品展的访客中超过50%的人2018年也曾参观明朝文物展。

  此前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纺织展品部门主任阿梅廖欣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博物馆2019年8月将在故宫举办展览。

  据悉,这次展会将展出150件展品,其中包括俄罗斯君主的加冕礼服以及出行、参加典礼时用的装饰物。

  参考消息网2月20日报道西媒称,90多年前,只有皇帝和随从才能夜游故宫。而今普通人也有了连续两天晚上欣赏故宫夜景的机会。

  据埃菲社2月19日报道,正月十五(2月19日)是中国人过年的最后一天,就在这天,故宫94年来首次在夜间向公众开放。这也是故宫首次以夜晚挂满彩灯的妖娆面貌迎接游客。

  一位游客在故宫门口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游览故宫,所以心情很激动。这是北京的骄傲。过去很难想象故宫夜间能开放。”

  报道称,过去只有皇帝能够昂首经过的午门,元宵之际所有普通人都可以自由通行,游客们兴致勃勃但又不失秩序。

  一个女孩子希望能在如此美妙的故宫夜景中留下倩影,于是连忙让女伴抓住人流中的空隙,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时刻。

  这个北京女孩在接受埃菲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故宫最近几年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感动和惊喜,这些活动在过去都是无法想象的。”

  故宫此次“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动备受期待,8万张门票上周末开售后在数分钟内一售而空,此次活动引发的参观热潮导致故宫官网一度瘫痪。

  报道称,夜游故宫一时间成为中国社交网站上的热议话题。相关话题的访问量很快破亿,很多网友都抱怨一票难求。

  与此同时,从2019年1月6日至4月7日,故宫还推出了史上规模最大展览“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据介绍,故宫通过展出破纪录的近千件文物,恢复了多种昔日皇宫过年的装饰和活动,在游客眼前呈现出一个充满年味的紫禁城。

  虽然故宫里金碧辉煌,皇家气派引人入胜,但夜晚的主角还是造型各异的彩灯。尤其值得一看的是,乾清宫树立起“天灯”和“万寿灯”各一对。立天灯、万寿灯是清代早中期过年最盛大的活动之一。

  据悉,紫禁城在1925年成为故宫博物院以来,游客从未在夜晚领略过故宫的风貌,想必所有人会记得这难忘的两夜。


今晚开奖现场直播| 今晚开奖结果| 香港正牌挂版| 香港六开奖结果直播| 波肖门尾图库9742开奖| 金马论坛平特一肖| www.y95533.com| 老奇人| 本港台现场直播| 正版资料大全| 大赢家论坛| 淘码王高手论坛|